【慢活人生】

「慢活」的意思,就如同禪修所說,放鬆、不要緊張。打拚是很緊張的,但慢慢地來,是在欣賞自己的人生,走任何一步,都是在享受、欣賞。
  
  舉一個例子,越南籍的一行禪師,他教人學禪的方法,要人慢慢體驗自己的生活,體驗自己走路的感覺,享受自己慢慢走路的過程。有很多的人生活非常緊張,甚至緊張到害病,糖尿病、心臟病、高血壓樣樣都有。用禪修的方法,可以將生活的步調放慢,把自己的心情緩和下來;心情一旦舒緩,工作就更有效率。
  
  我常說:「工作要趕不要急。」趕工作並不是等同於急躁。通常很多人趕工作都會很急,手也急、腳也急、心也急,工作好像是趕的,趕的結果反而讓工作出差錯;慢慢地做,反而會做得非常好。

15259676_1822110041388660_5093983511667825414_o.jpg


  

【趕而不急】

我常說:「工作要趕而不急」,就是工作要有效率,雖然速度要快、進度要趕,但是工作的態度及心情不能著急。有人看到這句話,覺得是我在唱高調,認為這是無法做到的事。其實只要有心嘗試,經常練習把心情轉化得非常平順、愉快、緩和、不緊張,這是可以做到的。

 

當然,放輕鬆並非遊手好閒、無所事事。生活當然要有目標,工作也要有計畫,而且要有實現的決心。人既然需要生活,就一定有許多工作項目等著去完成,何況,人之所以為人,一定要確立生活的目標與計畫,要有所謂的生涯規畫。

 

人生的責任有很多,在人與人、人與社會、人與自然的關係中,都有很多的責任要擔負,需要做的事情也就相對增多。每天除了固定的功課及工作行程,也就是除了應該做的經常性工作之外,一定會有很多其他臨時發生的事情,分割你原有的時間。因為一般人不可能像魯賓遜一樣,孤獨地生活在海島上,即使是一個人漂流在孤島,也有他獨特的生活方式,有他要面對的問題。

 

所以,人不可能離開工作,而且愈是有理想,愈是對生活抱持積極態度的人,工作愈是做不完。但是,你還要有本事活得很愉快,否則,這個人需要你照顧、那個人需要你關懷;這件事要馬上處理、那件事也要在時限之內完成,你就會手忙腳亂,過得非常緊張。

 

按部就班,從容不迫

我們可以選擇不要被工作驅使,做任何事情前都要分出輕重緩急、大小內外,先處理好近的、急的、重要的,然後再做其他的事情。雖然目標要遠大,可是開始動手的時候,要由近處、小處著手,想要把千頭萬緒在同一個時間內理清,這只是貪念罷了。

 

以讀書為例,我每天要讀的書很多,除了佛學的書之外,古代的書、現代的書、中文、外文,要看的實在太多了,這輩子大概是讀不完了,怎麼辦呢?急著要看,馬上非看不可的,我就先看,看的方法也有不同,有的只是走馬看花看過一遍,有的就必須要詳細地看,端視情況調整。

 

吃東西的時候也是一樣,看到好吃的東西,大部分的人會想要每樣都嚐一下,這時就要有自制能力,看一看、想一想,哪一樣東西最適合我們吃的就先吃,哪一樣東西只是想吃,但不一定需要吃,就暫時不吃,如此一來,心情就緩和下來了。

 

一個人只有兩個眼睛、兩個耳朵、兩隻手、兩隻腳,想要同時完成許多工作是不可能的,因此,一定要按部就班,有次序地安排好、計畫好,一樣一樣地完成,如果能夠這麼做,你的心裡就不會著急,工作速度一定很快,卻又能保持從容不迫的心情。


  我有一位女弟子,在哥倫比亞大學讀書。那時我也在美國,她擔任我的侍者,每天替我準備早、午餐,晚餐則等到下課回來再做。這位弟子每天一早起來還要做早課,她的動作很慢,不慌不亂卻效率很高,慢動作之中也可以做出細工夫來,工夫細而效率高。她在一小時內可以做許多事,慢與效率是不衝突的。
  
  我問她:「動作這麼慢,為何一小時可以做這麼多事?」她說:「不能快,快就會亂了方寸,我很清楚每小時、每分鐘應做的事。」
  
  還有另外一位女弟子,她整天都很忙,包括掃地也是很快,但拚命掃卻掃不乾淨。因為忙就想很快地掃完,反而揚起許多灰塵,結果地掃了卻不乾淨。她每天拚命地工作,但工作效率和品質都不好。
  
  由此可見,慢活的提倡,和發揮效率、發展潛能是不衝突的,反而是有助益的。

41723189_1255011484639519_2758083458956787712_n.jpg

 

【忙而不亂】

在過去的農業社會,因為交通工具不發達,從鄉間到城裡走一趟,往往得花很長的時間,更別說是遠赴異國了。然而對現代人來說,縱橫、跨越、往返於地球上 的任何兩個端點,早就變成簡單而且稀鬆平常的事了。好比台灣與紐約兩地,有時候我甚至覺得美東的紐約比台灣的高雄還近一些,因為我平均一年去高雄一趟,去 紐約則至少兩次。因為往返頻繁,對空間的距離感便縮短了。
  
  同樣地,我們每天接觸到的人、事以及資訊的數量,是非常驚人的,所以現代人的時間感也變短促了。例如,台灣每天約有幾百本新書問世,全世界每天出版的 新書數量,更是難以估算。莊子曾說:「生有涯,知無涯」,相較於古代人,現代人要學習的知識就更多了,怎麼學也學不完。資訊擁塞,知識爆炸,相對於我們所 擁有的時間,就顯得格外短缺了。
  
  因此,現代社會中出現了許多身兼數職的人;有能力的人,一個人可以兼任數項職務,時間當然不夠用。在時間不夠用的情況下,還非得在限期之內完成職份內 的工作,當然就會緊張。有些人白天做不完的工作,下班以後還得帶回家做,而明天一早起來,又有新的進度要趕。在這麼忙碌的工作中,如果不擅於支配時間,不 懂得調整自己的心情與心態,就很容易害病。面對繁重的工作,最好是練習著「要趕不要急,要忙不要亂,要鬆不要緊」。
  
  我自己也是非常忙碌的人,我的經驗是:「要趕不要急」。工作要趕,但是心不要急。心一急,身體一定跟著緊張;身體一緊張,就會影響到工作效率,不僅工 作品質不好,對身體健康也不好。忙,沒有什麼關係,但是「要忙不要亂」,如果急急忙忙地趕工作,很可能因忙亂而造成錯失。

 

不急不亂,輕鬆自在  
  如何才能不急不亂?那就得練習著「要鬆不要緊」,便是要使身體放鬆,平常可以練習著讓自己的臉部肌肉、眼球以及小腹放鬆。如果眼球無法放鬆,臉部肌肉 一緊,小腹就會跟著緊;長時間下來,就會感到身心疲憊,做事容易疏漏,也容易生病了。隨時隨地練習著讓自己作幾分鐘的休息是很重要的,在辦公室也好,在交 通工具上也好,只要一有時間,就要掌握機會練習將身體放鬆,這是小小的休息;如果更進一步,練習著隨時可以睡著,隨時可以醒來,哪怕只有三兩分鐘也很有 用。許多大忙人都必須練成這個本領。
  
  人必須認真工作,卻不要變成工作狂。所謂工作狂,就是有工作的時候拚命做;沒工作的時候覺得無聊,非得多找事情來做不可,把自己逼得非常忙碌,才能過日子。實際上這是因為心不能安頓,由於無處安心,所以要找工作來填補空虛。
  
  如果把工作當成是一種奉獻的機會,是一種藝術的把玩,是一種生命的欣賞,就能在輕鬆的身心狀態下,把工作做好了。

40152273_318869798866684_4876254968773869568_n.jpg

 

【事事規律】

在我們的生活中,經常會受到很多的干擾,而我們須仰賴著法律和政府,以保障我們的自由與安寧。但是光靠法律來保障我們生活的寧靜,還是不夠積極的。所謂生活的寧靜即是不慌不亂,不吵不鬧。可是住在都巿中的人,卻無時不受到干擾,而一般剛剛開始修行的人,尤其怕在人間過活,這些怕受到干擾的人,最好是到山裡去單獨生活。可是大多數的每一個人都有家庭的負擔,及事業的責任,是無法到山裡去的,那只有靠自己將生活安排得更有秩序更有規律而得到生活的安寧。事事有規律,時時作安排,生活便不會混亂、不會緊張、不會浮躁了。
  
  有的人前一小時計畫著去看電影,後一鐘點卻又決定跑來聽我演講了,來了不久,心不能安定,又後悔沒去看電影,於是聽也聽得乏味,坐也坐得疼痛。這種矛盾,便是思想不安寧。如果我們的思想能夠非常穩定,自己不受外境擾亂,便能得到思想的安寧。
  
  一般人的內心受干擾,多半是因身外的事物而引起的。好吃的、好看的、好聞的、好穿的、好玩的,會干擾我們。不好吃的、不好看的、不好聽的、不好聞的、不好穿的,也會干擾我們。然所謂︰「酒不醉人,人自醉。」一切物塵所在,只要我們按心不動,不去睬它。它便無法干擾我們了。

 
制心一處,無事不辦
我在美國打禪七時,有位學員於禪七圓滿後,回家向他的太太說︰「經過禪七的訓練,從現在起,我才想到,我是妳真正的丈夫了。」他的太太很訝異︰「結婚都已二十多年了,你不是我的丈夫,那又將是誰的丈夫呢?」先生再說︰「妳該聽說過,同床異夢的話吧!過去,我糊里糊塗,整天受著外面聲色的干擾,而迷失了我自己,經過七天的修行後,我才反省、檢點自己以前所做種種不對,不曾盡力做好做丈夫的責任。從現在起,我要努力向善,故是妳真正的丈夫了。」一般人在家中如此,在社會國家中又何嘗不是如此呢?不是逸於聲色,就是盲於名利,誰又曾真正為社會為國家盡到了什麼責任呢?誰又曾盡心盡力的去維護家庭、社會以及國家的安寧呢?
    
  只有受過佛法薰習和經過嚴謹修行訓練之後,我們才能反省發現自己一身都是缺點,我們是對不起家庭也對不起社會和國家的,能如此反省而誠心懺悔。但是若光只反省和懺悔而沒有加上用修行的方法來鍛鍊我們的心,那反省懺悔的力量還是很有限的。只有反省懺悔和修行鍊心雙管齊下,才能使我們業障消除而能得到心地裡真正的安寧。故修行鍊心為一切安寧的基礎。
 
41379645_1802562896507023_6978847408142680064_n.jpg
 
【積極不積極】
 
「積極」這兩個字,我們通常都會把它和樂觀、開朗、進取連在一起。既然積極是這麼正面的,如果我說太積極也不好,可能會有人不以為然了!
  
  事實上,積極到了某一個程度,是會形成壓力的。很多人雖然做事很積極,可是卻積極得很緊張、積極得很憂愁、積極得很痛苦,不管到最後是失敗還是成功,過得都不是很快樂。
  
  這都是因為得失心太重的緣故,本來只希望工作完成就好的,接著又要求更好,等到達頂峰了,又擔心會有不好的情況發生,隨時隨地都在擔憂、憂慮。即使成功了,也還是在緊張的情緒和緊繃的壓力下,當然不會快樂,也稱不上樂觀或開朗。
  
  所以,積極雖然會帶來事業的成功,但成功以後呢?如果不懂得保持平常心,反而會失去快樂和應有的開朗。
  
  想要積極而不緊張,或是沒有壓力的唯一辦法,就是得失心少一些。少一些得失心的意思並不是不進取,而是「只問耕耘,不問收穫」。把耕耘當作自己的責 任,盡責任去播種、施肥、澆水,該做的工作不斷去做;以樂觀的態度期許未來,相信一定會有好收成,其它的就順其自然了,不需要太憂慮、太難過。即使收成不 好,也要告訴自己:「大環境不是我所能掌控的,我只要努力就好了。」欣賞自己努力的這一份精神,而不要把心思放在對結果的斤斤計較。

 
只問耕耘,不問收穫  
  試著欣賞積極付出的自己,曾經努力過的,無論結果是什麼,都不會白費,也都會很值得。因為用了心,就不會浪費生命,即使不成功,也換取了經驗,得到了自我的成長。
  
  還有一種過度積極的人,因為希望在短時間內做很多事,所以就會很心急,而這種心急,不但不是積極,還會妨礙積極。所以我常常說:「對工作,應該要趕,但不要急。」只要把工作的順序安排好,好好的運用時間,按部就班去做,一定能做得完。
  
  工作要趕,因為一個人的時間就那麼多,如果想多做一點事,就一定要趕,可是一定不要急。能夠趕而不急,雖然睡眠時間少一些、累一點,因為不急就能夠心 平氣和,不會心浮氣躁,身體並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。否則一急、一緊張,就會心浮氣躁,血壓跟著升高,對身體反而是種消耗。

 
活在當下,最積極  
  「工作要趕,不要急」很多人一時間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觀念,這需要一些時間的體會和練習。每當心裡急的時候,就提醒自己:「我這是『趕』,我不要『急』。」。
  
  我有個弟子曾經跟我說:「師父,我很積極,可是我也很急,因為我總是想用很短的時間做很多事。每次做這件事,就老想著下面那件事。」
  
  我說:「你做著這個,又想著下面那個,當然急了。因為你的心根本沒有放在你正在做的事上,這樣子很可能連手邊的事都做不好!」
  
  他聽了覺得很有道理。過了一段時間後,他跟我說:「師父,原來真的可以趕而不急!」他告訴我,他學會了把握當下,當下只努力做眼前的事,下面的事等一下再去想。他說:「自從我不急了以後,不但能享受做事的樂趣,而且也做得比較快一點。」
  
  只求好好的、實實在在的活在當下的這一秒鐘,不擔心下一秒鐘會怎麼樣,像這種活在當下的心理,才是最積極的態度。
 
39558055_1809745885787365_6169464197055774720_n.jpg
 
【爭取時間,活在當下】

在競爭激烈、分秒必爭的壓力下,時間對現代人的重要性相對提昇。但在不穩定的環境中,突發情況日益增多,受到內在和外在因素的相互干擾,時間被分割得支離破碎,無形中,使我們感受到更大的壓力。
  
  現代人的生活和二、三百年前大不相同,過去的人頭腦單純,讀書人滿腦子四書五經、古代歷史,其他人頂多知道一些當地的小事情,能活上幾十年,他們就覺得相當長了。但是對現代人來說,總覺得時間太短,因為現在傳播媒介多樣化,經由報紙、電視廣播、網路等媒體,全球每天發生大大小小的事情,我們都能在最短的時間內獲知,成為我們知識和資訊的一部分,新事物不斷增多,現象層出不窮,永遠看不完、學不完,感覺上環境愈來愈小,接觸的層面愈來愈複雜,時間卻永遠不夠支配。
  
  此外,資訊爆炸的結果,使我們的頭腦充斥著各式各樣的人、事、物,令人應接不暇。本來知識愈豐富,觀察力愈敏銳,應該更能夠做出正確的判斷,其實不然,這些不相干的資訊,在思考與行動時,反而成為干擾,導致猶豫困惑,不知該如何決定,如此一來,又浪費許多寶貴的時間。尤其是處理切身問題時,例如職業的選擇,乃至於交往對象等,常常是當局者迷,很難做出適當的選擇,在時間緊迫的情況下,反而倉促下決定,抱著碰運氣試試看的心態。

 

當下的力量  
  所以,在時間的運用上我們有許多功課要學習,幾乎每一個人都是忙人,即使是沒有工作的人也有日常的瑣事要忙,每個人不但身體忙,頭腦也忙得不可開交,時間當然不夠用。
  
  我曾經提出一種理念:「忙人時間最多」,也就是說,我們盡量在有限的時間內,恰到好處地運用,而不浪費時間。即使從早到晚必須分秒必爭,也要爭得恰到好處。
  
  譬如遇到塞車時,車子陷在車陣中動彈不得,要怎麼爭取時間呢?這時候,你還有頭腦的空間可以爭取,反正已經困在車陣中了,焦急也沒有用,正好利用這個時間好好放鬆身體,讓頭腦得到充分的休息。有些人缺乏這種觀念,不但心裡著急,更糟糕的是怒氣沖沖影響情緒,這是何苦呢?既然連塞車的時間也可以好好運用,我們更應該利用所有能夠運用的時間,即使是在最忙碌的時候。
  
  禪法教導我們要活在當下、承擔責任,這可以說是時間管理的另一種詮釋,「當下」就是最好的時段,保持頭腦清楚,好好地欣賞它、享受它、運用它,這是最合算的。也就是說,吃飯的時候專心吃飯,不要胡思亂想;看書的時候,腦海裡就不要圍繞著連續劇情節打轉;與別人談話,要注意對方在說些什麼,不要分心想著剛剛看過的電影,否則同樣的話講了兩遍,你還聽不清楚,要求他再重複一遍,不但浪費彼此的時間,也是對人不尊重、不禮貌。
  
  儘管要爭取時間、活在當下,還是要找出時間休息,否則身體會負荷不了。唯有如此,我們才會覺得有充分的時間,而且還能活得很精采、很有意義。

 

39321052_2005901322782882_6595806977551499264_n.jpg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吉祥歡喜家 的頭像
吉祥歡喜家

吉祥歡喜家的部落格

吉祥歡喜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